《白夜行》書評

  • 作者:東野圭吾
  • 主題:推理小說
  • 出版:獨步文化
  • 初版:2005

  • ISBN:9789866954108
一段橫跨30年、盪氣迴腸的長篇推理犯罪小說,絶對稱得上是東野圭吾寫作生涯的巔峰之作。

註:後面有雷、劇透!!
與其說是推理小說,不如說《白夜行》是一部社會小說。1973年一宗耐人尋味的謀殺案開始,令一對自小青梅竹馬的小孩子、故事中的男主角桐原亮司和女主角唐澤(西本)雪穗的人生陷入萬劫不復之地。為了生存,親手殺死父親桐原洋介的亮司和把母親西本文代置諸死地的雪穗——書中沒有明言雪穗到底是否親手佈局把母親殺死後假裝成自殺,但個人傾向是她在知道文代自殺後刻意拖延時間,以確保母親不能救活——自此成為一對不可分離的連體嬰,也就是小說所謂的「槍蝦和蝦虎魚」,彼此依偎共生,成為對方生命中的太陽,令對方在「白夜」中繼續走下去,譜出這段悲慘但浪漫的哀歌。

其中一個最多人討論的問題——到底雪穗有沒有愛過亮司,其實答案顯而易見。雪穗面對亮司死亡時所表現異常冷漠,反而顯得極不尋常,因為這是她公司第一天開張的大日子,即使死的是毫不相干的職員,聰明的雪穗也應該知道要如何偽裝。然而她當時的反應,更像是在情緒崩潰下失去了慣常理智下的表現,是接受不了亮司離開的現實而導致的。如果這不叫做愛,那恐怕連愛有沒有定義都成問題。關於這一點,網上其他人有更好的論述,在此不作詳談。

儘管很多人說書中把人性最黑暗的一面揭露出來,個人倒反而有另一番體會。亮司對雪穗的愛故然無庸置疑,畢竟他也是為了保護雪穗才犯下弒父的原罪,與及之後多件惡行也和保護雪穗有關;然而從他待人的一二事可以看出,他其實並不完全殘酷無情。首先,亮司再三拒絕園村友彥參與盜版瑪琍歐的事,並在與友彥及其女友最後見面的那個除夕夜,送給他們那個剪紙,同時暗示把店全權交給他們打理;另外,他與母親彌生子最後見面時前那一句道別,及把栗原典子住處的鑰匙退回給她的時候,都可以展露出他內心感性的一面。東野圭吾把故事中的人物描寫得很立體,既能顯現其冷酷無情,亦能展現其有情有義的一面,正是他厲害的地方。
關於對當年案件的推論,我個人的見解和刑警笹垣潤三的稍為有點不同。與其說亮司是在圖書館與雪穗見面時「碰巧」看見自己父親帶走雪穗,不如猜想成是他一早就從雪穗或洋介口中得知雪穗將會被收養,並了解到父親對雪穗做了些什麼事。那天他跟隨洋介進入那棟大樓,應該是一早已經計劃好的,也就是說亮司其實是有預謀殺死父親,而不是臨時起意的誤殺。這樣解釋會比隨機揭發事件更合理。

最後,雖然《白夜行》是東野最出色的作品之一,個人認為也有些地方可以更臻完善。小說有些地方稍為冗贅,譬如補習老師中道正晴的那一段插曲,其實可以刪除;西口奈美江和栗原典子亦可以為合同一角色。更甚者,高宮誠和筱冢一成分為兩個角色更為沒必要——如果將他們合併為同一個人,反而更為簡潔和具說服力,並帶出高宮誠從最初對雪穗有好感,到最後發現這個蛇蠍美人真面目的心路歷程。



留言

此網誌的熱門文章

《喚醒69億隻青蛙 : 全球暖化內幕披露》書評

動畫《娜汀亞》之評賞

《眼之壁》書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