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政治的道德──從自由主義的觀點看》書評


  • 作者:周保松
  • 主題:政治哲學
  • 出版:香港中文大學
  • 初版:2014
  • ISBN:9789629965884
「每個公民,每個自由平等的公民,都有要求得到國家公正對待的權利。這是人作為社會成員最基本的道德權利。這不是乞求,也不是施捨,而是國家對待公民的基本責任。人一旦意識到這項權利並努力捍衛這項權利時,國家便不能只靠暴力來統治,而必須訴諸道德理由來向公民證明其統治的正當性。」
周保松在《政治的道德──從自由主義的觀點看》一書的引言中開宗明義、擲地有聲地表明政治哲學存在的理由──他不認為政治是純粹的權力和利益遊戲(即所謂的realpolitik),而應該包含道德的成分;而他的道德立腳點,便是建基於羅爾斯(John Rawls)的自由主義和《正義論》。書中一個很重要的訊息是:作者指出了他相信的自由主義,並不是以絕對資本主義為基礎、信奉市場萬能的「放任自由主義(libertarianism)」,而是一種能夠同時彰顯自由與平等的「自由人的平等政治」,或是所謂的「左翼自由主義(liberalism)」。
這是一個在現今社會十分重要的觀點。當每個人都把「自由」、「平等」、「正義」這些口號掛在口邊的時候,又有多少人認真地把自己對這些概念的認知審視一遍,然後有原則地貫徹這些理念?周嚴謹地論證他所相信的自由主義,在在就是希望透過這些論證,批判現時主流社會的放任自由主義並不能帶來真正的平等。首先,他認為自由主義不能拼棄平等,他在書中所言如下:「如果自由主義真的被詮釋為一套不重視平等和社會正義的理論,那它不謹嚴重背離了自由主義傳統,同時也會在理論上沒有任何道德吸引力。過去數百年來,無論在概念上還是實踐上,自由主義一直視平等為核心價值,並以此作為它的主要政治網領...」因此,「左派和右派之爭,根本不應視為平等與自由之爭,而應視為要什麼樣的平等和什麼樣的自由之爭。如果右派拱手將平等讓給左派,甚至對平等的理念避之則吉,那麼他們將難以證成自己所追求的政治目標,同時無法回應今天中國政府、經濟和社會領域出現的巨大不平等和不公正。」(見《自序》第xviii頁)
在提出了自由主義不能放棄平等後,作者繼而論證放任自由主義並不能帶來平等:「在一個以私有財產權為基礎的商品社會,金錢是使人能免於法律限制而去做許多事的必要條件,因此富人其實較窮人享有更多的自由。」而現實中我們見到的現象是:「資本主義的發展令大部份資源和財富集中在極小部份人手上,已是全球普遍現象,並已在各國激起極大民憤...如果放任自由主義真的重視人的自由,並希望所有人能夠具備基本的經濟條件去實現這些自由,它就沒有理由接受市場萬能,並以自由之名反對任何的資源再分配。」(見《自序》第xix頁)這觀點貫徹羅爾斯的平等理念,而羅爾斯則被公認為當代最重要的自由主義哲學家。正因如此,周認為把追求「平等」和「自由」理解為互不相容並不恰當。
作者在第1519章更詳細地闡釋了他對財富分配正義的論證。扼要地總結,他認為整套放任自由主義是建立在絕對私有財權這一大前提下,然而私有產權這個概念本身已蘊含了自由和不自由兩面:它一方面保障了擁有者支配該資產的自由,也限制了其他非擁有者使用該資產的自由。當然,大部分人也不會反對個人物件的私有產權,例如的衣服、汽車、房屋等等。但若果資產和變得抽象和對社會經濟有影響力,如個人透過大企業坐擁巨額的生產資源如資本、土地、基礎建設、天然資源等等,那這些佔有又是否能夠讓社會上大部分人體現自由?在此,周不是要盲目地反對私有產權;他只是想指出,放任自由主義的「自由」指涉的是單一的私有產權自由(任何人都可以金錢購買世界上任何資產自由使用,並阻止其他人使用),而這凌駕於很多其他羅爾斯對「自由」的觀點(如平等的競爭機會)。在這角度看,資本主義和自由主義之間其實存在著很大的矛盾,也是導致世上很多不公義的根源。因此,自由主義雖然肯定市場和私有產權的重要性,但同時基於對平等和正義的堅持,不應無條件地擁抱資本主義,迷信市場。
當然,除了關於經濟自由和平等的論述外,本書還討論了其他的自由觀點,如「民主」、「多元文化」、「自由與群體權利」等等;但個人認為,書中最重要的部分還是關於和經濟及財富分配正義的內容,因為這可說是現今社會最關鍵的問題,也是對自由和平等理念最赤裸裸的體現,亦是各派別角力的大戰場。此時此刻,《政治的道德》以精簡的文字,為這個問題作出有系統、嚴謹的論述,很有閱讀的價值。

留言

此網誌的熱門文章

《喚醒69億隻青蛙 : 全球暖化內幕披露》書評

動畫《娜汀亞》之評賞

《眼之壁》書評